<th id="rnvpz"></th><th id="rnvpz"><meter id="rnvpz"><dfn id="rnvpz"></dfn></meter></th>

      
      

      <track id="rnvpz"></track>

      <th id="rnvpz"><meter id="rnvpz"></meter></th>
      <sub id="rnvpz"><menuitem id="rnvpz"></menuitem></sub>

            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偽娘之家

             找回密碼
             開始注冊
            查看: 20936|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正常變裝] 我變成了小LOLI

            [復制鏈接]

            3772

            主題

            5369

            帖子

            5778

            積分

            榮譽會員

            Rank: 10Rank: 10Rank: 10

            積分
            5778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5-7-13 07:57:50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一、舞會

            那是多年前的一個晚上, 一個身著禮服、舉止瀟灑、彬彬有禮的青年紳士——那就是我,我喜歡稱自己是紳士——帶著妻子和女兒去參加公司的圣誕舞會。挽著我右手臂的,姿儀優美的,是我25歲的漂亮妻子;在我左手前方幾公分處正欣悅地走著的,是我剛滿7歲的可愛女兒。這是多麼優秀合滿的幸福家庭啊,大約所有的同事都會羨慕的。我正期待著這個令人興奮的晚上,我和我的家庭必會成為舞會上最耀眼的明星。可是,奇異的事情竟然就在舞會中發生了。一切都是那麼突然,生活就是這樣,給你一些出其不意的變化。你甚至永遠不知道下一刻你是興高采烈還是郁郁寡歡,上帝不管這些,他總是隨意地塞給你他覺得別樣的命運。難道不是這樣嗎?
            舞會本來非常順利,妻子禮節性地接受其他人的跳舞邀請,女兒喝著熱果汁看媽媽跳舞,我則在大廳的一角和同事以及他們的家眷聊天,手中還瀟灑地端著一杯葡萄酒。這時,我的目光恰好投射在對面房間房門半掩的縫隙處。我確信那一刻只有我的角度能夠透過房門縫隙,看見里面閃著不尋常的瑩光,這光亮大約持續了十秒左右。
            我很詫異,指著那個房間想說“你們快看。”可是站在我對面的格林夫婦以為我看到了屋里有人,於是微笑著遞次說道:“你說房間里有人?那是我們的女兒。”“她跑去去看那棵據說能實現愿望的許愿樹了。伊麗莎,快出來~”
            “實現愿望的許愿樹?”我問。
            “是的,老板花了三千美金從一個印第安人手里買來的,其實知道不能實現愿望,但是老板看中這棵樹的木料了。你知道,他花錢從來這樣大手大腳。”格林解釋道。他在公司里是唯一可以和我競爭的人了,和我一樣,也是公司的主管之一。
            這時,一個天使般美麗的小“羅莉塔”(loli)從房間里跑出來,鑲著蕾絲花邊的小公主裙隨著她的身姿輕輕飄擺,她裹著白色長統襪的雙腿纖修迷人,她走起路來就像是在跳芭蕾舞,時常踮起她穿著白色舞鞋的纖腳。
            “怎麼搞的,爸爸你騙人,那根本不是許愿樹,我許的愿望沒有實現。”
            “許了什麼愿望,我的寶貝?”格林太太用愛憐的口吻問。
            她的爸爸卻打斷了問話說道:“來,女兒,這是我的同事丹尼.摩爾先生。”
            她轉過頭望著我,神采嬌美地說:“很高興認識你,摩爾先生。”
            “我也很高興認識你。叫伊麗莎,對嗎?幾歲了?”我一邊依舊以我充滿男性魅力的聲音問她,一邊想著,上帝真是好偏心,把美麗的姿容都降送給了女孩子。
            “你不知道女孩子的年齡是秘密嗎?”她幽默地回答到。
            “她11歲了,說話總是這麼調皮,你見笑了。”她的媽媽格林太太趕忙替她回答。
            “不,她真是個天使”我說,“伊麗莎,你愿意帶我去看看那棵樹嗎?”
            說實話,我心里很好奇剛才的亮光是怎麼回事,想去看看究竟。直到後來我才知道,這光亮是某件神秘的東西對我的引誘。可是當時一切都不可避免。
            “沒問題。跟我來吧。”伊麗莎輕快地說。
            我對格林夫婦點頭示意去看一下,就跟著伊麗莎走進房間。房間里,寫字桌旁,有一棵很大的許愿樹,至少有7英尺高,很氣派。從樣子上看,花三千美元也是不虧的。我當然不相信什麼許愿的鬼話,可是剛才的亮光是怎麼回事呢?正在我準備放棄探尋的時候,伊麗莎對著那棵樹閉上眼睛說:“我再許一次好了,親愛的許愿樹,如果你真的靈驗,就讓我快些長大,我要去像大人們那樣跳舞。我多想去跳舞阿。”她祈求時的樣子真美。
            等她睜開眼,我已經紳士般伸出右手,做出邀請的動作。我要滿足這個小女孩心底的愿望。我說:“你現在就是大姑娘了,來跳舞吧,我的小姐。”
            她果然開心的笑了,并且立刻接受了我的邀請。我拉著她的雙手教她跳舞,她還不到5英尺高,但我一樣可以帶著她跳。我們趁著門外的音樂翩翩起舞,她高興而且雙頰微紅。於是格林夫婦和好幾位同事都走進來看我們跳舞。小伊麗莎咯咯地笑著,舞隨著音樂而越跳越快,我們幾乎是雙手拉著雙手在轉圈。我們轉啊轉啊,連我都快樂地笑出來。
            就在這時,奇異的令你無法想象的事情發生了,隨著手拉手轉圈越來越快,忽然間,我的雙臂仿穿過兩股電流,并且直達腦部,這刺激是如此劇烈而迅速,使我一下就失去了知覺,瞬間休克了。當時事情發生的實在太不可思議,太迅捷了,我根本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當我再次醒過來時,我隱約聽到有人在周圍不停地呼喚著“伊麗莎”。我朦朧地睜開眼睛,看到的是格林夫婦神情關切的面龐。“伊麗莎,寶貝兒,你沒事吧。謝天謝地,她醒來了。”
            我那時一開始還沒有完全恢復神志,以為她們不是在叫我,但當我清楚地確定他們是在對我說話時,我完全驚呆了。

            二、
            我眨了眨眼睛,眼前的一切更清晰了。格林夫婦站在我旁邊,格林太太正用手撫摸我的額頭。我從驚異中醒轉過來,想要撥開她的手,因為她怎麼能這樣對我,而且當著她的丈夫的面?可是我發現我根本沒有力氣動彈,四肢的神經都處在酸麻狀態中,仿佛血液尚不流通的麻木。
            “怎麼…回事…”我用虛弱的口氣說道,我耳朵里聽到的是伊麗莎的聲音。是誰在說話?我的話語怎麼會是伊麗莎的聲音?
            “沒事,我的寶貝,沒事。”格林太太眼中含淚地對我說道,然後撫摸著我的臉頰。我的天哪,怎麼會這樣?格林也在慈藹地看著我,我是在做夢嗎?這完全不象是夢啊。
            這時,醫生來到了。他是個老醫生,什麼話也不說,很沉著,只是將聽診器從我的領口塞進去,按在我的左上胸。不!一種助聽診器的冰涼和醫生的按壓,我能夠感覺到我胸部的異樣,怎麼會那麼柔軟?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究竟怎麼了?我不會變成伊麗莎了吧?這時我鼓起勇氣,用眼睛向前下方看我的身體。
            “啊!~~~”我以伊麗莎的少女嗓音尖叫了一聲。我差點暈過去。這穿著公主裙躺在沙發上的身體,以及聽診器按壓下柔軟的感覺,還有那尖叫的嗓音,讓我吃驚不小,但也終於讓我明白了事情是怎麼一回事。是的,我想我是被變成了伊麗莎——一個11歲的少女。我驚愕地閉上眼,喘著氣,天哪,我連呼吸都是女孩子的細喘了。
            格林夫婦趕忙用話語安慰著我。
            “不用擔心,”醫生鎮定地對格林夫婦說,“癥狀上看像是輕微中電,人沒有什麼危險,休息一下就好了。另一個病人呢?”
            我緩緩睜開眼,看到格林帶著醫生走到對面的沙發旁,我這才看到我自己的身體,正躺在那里昏迷不醒。我的妻子摟著女兒站在旁邊,都在不住地哭泣。我看到醫生檢查完我的身體,又聽他說“需要送到醫院去,他沒有生命危險,但短時間還醒不過來”。然後,我就看到格林和那些同事們幫忙抬著我那昏迷的身體出去了。天哪,那時我的感覺別提多可怕了,那是無法形容的感覺。
            格林太太始終沒有離開我半步,臥室里只剩下我們兩人。她撫摸著我的臉頰,不時愛憐地撥弄著我耳邊的頭發。這樣的溫柔愛撫讓我內心很快獲得了一些平靜。
            平靜是很有好處的,只有這樣,人才能運用思維去思考和解決問題。我於是開始想,我該怎麼辦。我在想還好我是男人,懂得最大限度地運用理性。可是另一種從未有過的情感在阻止著我的思考,我仿佛覺得我需要享受眼前的愛撫,仿佛覺得這一刻越久越好,格林太太真的讓我想起我媽媽年輕時,照顧生病的我,所帶的那種溫柔的神態。
            這樣的聲音在不停的扣問著我的大腦。是阿,要怎麼辦?告訴他們,他們會說我瘋了,就像電影里演的那樣。他們會把我交給心理醫生。不,我不能告訴他們。伊麗莎一定是進入我的身體了,但是她可能比我適應性更差,所以還沒有醒來。難道真的是許愿樹幫助她實現了愿望嗎?她變成了我,也就實現長大的愿望了,可是這算什麼長大呢?我悄悄看了一眼那棵圣誕樹,它還是靜立在那里,沒有異樣。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
            “寶貝兒,現在能坐起來嗎,要不要試試看?”格林太太問我。
            如果讓人知道我變成了一個小姑娘,我還怎麼去見人呢?不行,不到萬不得已,我絕不能說出來。
            格林太太扶我緩緩地坐起來,或者說,扶她女兒的身體坐起來。柔和的燈光下,我的心再一次激動得撲撲直跳。因為我無法相信我所看到的事實——我的身體如此嬌小迷人,半個長沙發就足以放下我的雙腿。特別是纖纖的雙腳被襪子所裹籠,如兩只羞拙的小蹄。我不禁讓它們輕輕地互相摩擦了兩下。啊~我的心在顫抖!天哪,我的腳居然是穿著絲襪的少女的小足!不,我真的變成了一個少女,一個11歲正值青春期的少女,也是能令無數男人著迷的loli少女!可是不,不行,我不能再任由這盛滿邪念的酒杯繼續搖晃下去,不能。因為這是伊麗莎的身體,我不能對她想入非非,我沒有權利這樣。我於是閉上眼睛,默念著圣經中地箴言,讓已然有些狂亂的心再次淡定下來。腦中也打定一個主意:不露聲色、保持自我,然後盡快找到與伊麗莎換回身體的方法。這是現在唯一能做的了。
            格林太太在旁邊覺得很奇怪,女兒為何盯著自己的身體發呆,然後又閉上眼睛默念著什麼。
            “寶貝,你怎麼了?我的小公主,來,,讓媽媽抱一抱…”
            我的小公主??上帝啊,對一個27歲的男人叫小公主?這令我的自尊有些反感,我怎麼能夠忍受?可是這又的確是伊麗沙的身體啊,她自然可以這樣動聽地叫我,天哪,我不會喜歡她這樣叫我吧,千萬不能,千萬不能啊…
            可是容不得我多想,格林太太已經用右手托住我的後背,左手撫著我頭發——確切的說,是伊麗莎的頭發——將我摟緊在她的溫柔的母懷中。然後一邊繼續撫摸著我,一邊用嘴唇親吻著我的頭頂。
            女人的酥香和女體的溫暖包圍著我的小臉,我的右臉頰蹭在格林太太豐滿的胸部上,而她絲毫沒有介意。路易絲,我的妻子,你要原諒我所做的這些事…
            格林太太的懷抱真溫暖啊,我現在雖然是假裝她的女兒,可是蹭著她的胸部,卻還是臉上有些泛紅,這個我可以感覺得到;格林太太的撫摸也是那麼充滿憐愛,那是在撫摸她生命中最珍貴的珍寶。
            她坐在沙發上抱著我,吻著我、撫摸著我。我心中的感受是多麼復雜啊。我有妻子,路易斯如果知道,我們的愛情還怎麼繼續,可是她看到也不會怎樣,我現在是伊麗莎,不是嗎?是伊麗莎在享受著媽媽的愛撫。天哪,我在想些什麼呢?
            溫柔的手融化著我。而且她非常的漂亮,并且把這種漂亮遺傳給了我——我是說伊麗莎。
            “你沒事真是太好了”她說,“剛才真的嚇死我了,寶貝,小心肝兒…”她捧著我的臉,開心地說著,眼睛里似乎又滲出喜悅的淚光來。女人都是這麼感情脆弱嗎?我問自己。不知道。

            我的四肢都已恢復了自如的運展,於是我便蜷收起裹著白絲襪的雙腿,跪立在沙發上面,讓嬌小的屁股很自然地翹在公主裙的裙擺下,看著格林太太,并伸出雙手向她示意再抱我一次。我是在琢磨著伊麗莎的樣子來做的,不知道做得怎樣。但愿她不會發現什麼不同。想起來,這真不可思議,我竟然穿著公主裙和兒童襪跪在沙發上,去學幼女撒嬌求寵的姿態。哦!不,天哪~~我的身體現在確實是一個幼女啊。

            三、閨房
            不管怎樣,事情總算是順利地平息下來。伊立莎依舊昏迷在那個原本屬於我的男人軀體內,躺在醫院里。我不敢想象她醒來會是怎樣,她只是個11歲的小女孩兒,怎麼能鎮靜地面對變成27歲男士的現實?我但愿她在身體交換回來之前都不要醒來,但是我又企盼她醒來,只要她平靜地接受這一切就好。因為我需要她的幫助,世界上我只有在她面前,不用隱瞞這件丟人的事情,我們是一根繩子上的螞蚱了,希望我的比喻還算恰當~
            醫生說他僅只有一成的可能蘇醒過來。我的妻子在醫院照顧他——那難道不是我的身體嗎?算了,現在只有走一步看一步,等找到機會就去醫院看看睡在我體內的伊麗莎。
            格林陪著我的妻子、女兒去了醫院。格林太太則帶著我坐計程車回家。我用我那只比原來縮小了一倍的右手,握住格林太太的左手,走上計程車。穿過舞會大廳的那一段路多麼漫長,所有的同事都在問我好些沒有,我由於心虛,不抬頭看他們,這反而正好讓我無意中把握住了小伊麗莎羞澀而又帶些驕傲的特別氣質。這些人在想什麼我很清楚,比如我的富翁老板,看上去是想慈愛地拍撫我,實際上卻是想用手輕拍我的小臀。我機敏的閃開他的手。可是我非常累,連表現生氣的勁頭也拿不出來了。哼,要是在原來,我就給你一拳。哦~我真是傻瓜,原來的身體,怎麼會被摸呢?想到這里,我悄悄微笑了一下。啊,小伊麗莎的微笑是多麼可愛啊,現在就掛在我的臉上。想到這里,心中漣漪陣陣。見鬼,我在想些什麼啊。
            不可避免的新鮮感,讓我產生了一種愉悅。縱然我拼命抵制,但還是不知不覺中被初當少女的新奇體驗所誘惑。
            計程車上,格林太太始終摟著我,說:“睡吧,寶貝,睡一會吧。”
            啊,為什麼她的話語那麼有魔力,似乎能夠對我催眠一樣,使我沉醉在溫柔的籠罩下。我依偎在她的懷里,漸漸沒有了淫思歪想,而只覺的溫情脈脈如和煦春風,將我的身心圍繞。那一刻,我忘記了我是誰,忘記了我的妻子和女兒。我難道不是伊麗莎嗎?難道我不是正在媽媽懷里貓米般偎臥著的小女兒嗎?
            我眼光朦朧、睡眼迷離,徹底沉浸在格林太太的疼愛下。我不由得把右手食指放在唇間,那是個很loli的動作。我忽然想到我的整個嬌嫩的身體,都是這個抱著我的女人在她的腹中孕育而成的。我再也無法抗拒那個早在剛才就產生過的念頭,我嬌喘著吐了一口香氣,然後微啟芳唇,用最感恩、最清瑩的少女之音輕輕叫道:“媽媽……”
            到家了,下車時我揉揉惺忪的眼睛,一只手還握著媽媽的手不忍分開。媽媽,你可知道,是你的溫柔將我融化成你的女兒的。我的內心在無助地提醒著自己,丹尼,不能這樣,不能這樣。
            對格林的家,我很陌生,我從沒有來過,但我必須裝作很熟悉,好像我就是在這里長大的。我憑直覺走向一間房間,沒錯,那就是我的臥室,我的直覺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了。
            “我的寶貝,今晚還要喝一杯檸檬水嗎?”媽媽在我房門口問道,她的聲音同樣嬌美好聽。  
              “好的,媽媽。”我說。
            好的,媽媽??這四個字在我的耳邊回響著,這清脆的女童嗓音居然就是我發出的。房間里只有我一個人了,這里就是伊麗莎的少女閨房。她的床是普通的原色漆木小床,罩著綴有花朵和蒲公英的粉色床罩,床的上方是有篷頂的,垂著各種鈴鐺、布偶,很女孩子味兒。我坐在床上,看到房間布置得簡潔而又彰顯隨意性。天藍色的墻壁上只有不超過三件的裝飾品,其中床對面掛著影星梅格瑞安的簽名黑白照,顯然被小伊麗莎當作珍品“供奉”著。下面是一排兒童矮柜,上面推放著數量可觀的各種布娃娃,你準會以為這房間的主人下午剛剛去洗劫了玩偶商店~。矮柜旁邊是相對高一些的書柜,書本擺放得非常整齊。床的右手邊,比鄰落地窗放著一套寫字桌椅,都是原色漆木。桌旁邊則放著小矮圓桌、彩色圓凳,桌上散放著一些彩筆和可愛的圖鴉。在旁邊靠床是可以旋轉的小圓柜。床左手邊臨墻放著一排衣柜,也是原色。衣柜與床之間的地板上,鋪放著一塊粉白相間綴有紅色花朵的方毯子,上面擺放著一籃糖果和幾本兒童雜志。床頭左側放著梳妝臺,也很孩子氣。
            梳妝臺?我不由地站起身,心跳撲撲地快起來。要知道,僅僅走動時的細腰拂柳、裙擺輕顫,都足以令我無法呼吸,更何況站在鏡子前面端詳著整個身體呢?親愛的朋友們,我要告訴你們的是,從旁邊觀看美麗的女孩子所獲得的快樂,是遠遠比不上當你自己變成女孩子站在鏡子前的。借著臺燈的光亮,我看到了鏡中的自己。天哪,這真的是真的嗎?我站太美了。
            因此,我也太美了。我用睫毛長長的晶瑩的眼睛注視著我的身體、我的臉。纖修的腿,收緊的腰,微聳的胸部,光瑩的膚澤…啊,我還是個孩子,一個11歲的女孩子,擁有最傲人的仙姿和最純潔的年齡。事實上,緊身裙和長襪的裹束以及成年男人們的目光,都時刻在對我提醒著這些,然而,當我進行自我欣賞的時候,一切才變得更加如夢似幻,更加令人無法相信。
            當我看到我晶瑩秀麗的童顏,特別是不點而朱的少女紅唇時,我不禁伸手去輕輕感覺它。這都是我的,我對自己說,這些居然都是我的。我用手摩挲著嘴唇,陶醉在自己的美麗中。而我的內心深處此時仍然在呼喚著,大聲呼喚著:快停止,快停止這種不正常的欣賞吧,你的身體還在等你。可是我聽不到,我的耳朵似乎也不想對它做出反應。
            我不住地嬌喘著氣,右手從唇上緩緩移向腿部。我的兩腳現在沒有鞋子,由於整晚被包裹著,縱然襪質很薄,也已經微微有點濕意。我於是并緊腿,把它們再次湊近,讓它們相互蹭了又蹭。我喘息地越來越急促,我纖小的右手就要到達我柔嫩的腿部肌膚了。
            “檸檬水好了,親愛的伊麗莎。我可以進來嗎?”
            “噢,請進~…媽媽…”我這次的“媽媽”兩個字說得很輕。并不是因為不喜歡叫,而是因為我開始為自己不是她女兒而感到失望。
            這一晚,媽媽幾乎一直陪在我身邊,直到我睡覺為止。我又站起來,完完全全是一個小幼女的情態,讓站在床邊的媽媽幫我解裙子。說也奇怪,媽媽在的時候,我心里那種可愛女兒的感覺會更強烈,自我歪邪的念頭反倒很少。我想我正開始喜歡上媽媽的溫柔和無微不至的照料,這一點我不得不承認。
            四、早晨 及第一次快感體驗
            加里.格林從醫院回來的非常晚。所以在媽媽精心的照顧下安穩入睡的我,是聽不見他進來的。但愿他昨晚沒有在我額頭上留下一個吻什麼的。
            伊麗莎臥室的早晨,好幽靜啊,米白色的撒花窗簾已經被媽媽拉開了。多好的早晨啊!和我往常忙碌的早晨不一樣,因為在家時,我要很早起來,開車送妻子上班,送女兒去上學。天哪,那些似乎就在眼前,現在想來卻又好像已經縹緲遠去。我像是到了另一個世界里。
            可是格林卻敲門說:“伊麗莎,我的孩子,你好嗎?昨晚我回來的晚,你媽媽說你睡得很好。”
            誰是你的孩子??我真想甩給他這句話,叫他當場氣倒。在公司里他得叫我“丹尼老弟”。
            “是的,我很好~”我回答道。我深信自己一定是個演技派的高手。
            “你昨晚不舒服,再睡一會吧,或者起來吃飯也行,你媽媽已經做好飯了。”他隔著門說著。
            “好的。”
            他走了,這個家伙也把我當作他的女兒,上帝啊,他們怎麼會知道自己的女兒就躺在醫院的病床上,我的軀體內。另外,我是不是該對格林來點惡作劇?哦~~這個可笑的競爭對手加里.格林~。他在公司里和我比,常常是處於下風。可是今天我怎麼面對他?以他女兒的身形出現他面前?當然,眼前更令我無法處理的是,我該怎樣面對自己雙眼的審視?我掀開被子脫下睡衣就可以看到小伊麗莎的全部身體,現在也是我的身體。啊~當小伊麗莎真好!除了要面對格林以外,其余的生活我看都是逍遙自在,溫情蕩漾。
            然而真正的事實是,我需要面對一件又一件我無法預料到的棘手的事情。我伸了懶腰坐起來,就發現我此刻非常需要到洗手間去。昨晚大約剛經歷了換體的緣故,所以一直沒有這種感覺。朋友們,你們想象不到,我是怎樣坐在被子里,小臉紅得像是快烤熟的蘋果。我花了整整5分鐘來控制我的心跳和呼吸,然後眼睛直視著前方,我的小伊麗莎,原諒我吧~…
            我小心翼翼地打開房門,一點點挪著步子。
            “嗨,我的小公主,你起來了?早飯已經好了。”格林嘴里嚼著面包在說話。也許在小伊莎眼里,她的父親是個什麼偉大的人物,給她以無限的父愛。但在我看來,他只是個嘴里嚼著面包的胖子,沒有創造力的中庸主義者。
            “嗨,早安,格林先生。”我是不會叫他爸爸的。
            “早安~,我的公主殿下。”他反而看上去更加高興了。真見鬼,當伊麗莎叫他格林先生而不是爸爸,他會更加快樂。我沒有工夫再說話了。因為我需要馬上去使用衛生間。我該怎麼辦,看來我只有褻瀆這圣童般的身體了,小伊麗莎,對不起。我沒有工夫緊張和激動,因為任何人在這種時候,都無暇多想。我鎖上洗手間的門,學著女孩子的樣子坐在馬桶上。
            啊~~~啊~~~天哪,我本能地輕輕呻吟了兩聲,好奇怪的感覺啊,我的臉完全紅了。當我完成之後,我覺得就象是結束一次艱
            。而且那不是別人的,是我的純潔玉體。洗手間里的自窺和愛撫對我的影響太大了,我幾乎無法再不承認我的性別。甚至於我的很多想法都有些不一樣了。比如我對桌上油膩的肉食有了本能的反感,而以前我稱自己是肉食動物。
            媽媽於是到我的房間幫我打扮。她喜歡這樣,把女兒當成洋娃娃打扮。我樂得享受。這難道不是一種享受嗎?
            媽媽幫我脫掉睡衣之後,我再次在鏡中看到我自己的嬌嫩玉體,多麼完美的少女的肢體,我甚至不忍心用手去觸碰任何一處皮膚,生怕破壞這橄欖油般光滑的膚澤。淡黃色帶小白蝴蝶結的兒童內褲和白色的小背心就是我的內衣了。
            “伊麗莎,我小寶貝,你真的又長大了。”媽媽說。
            我還不明白她指什麼,就聽見她又說道:“你現在可以穿小胸罩了,我的寶貝,媽媽明天就去幫你買。”
            我聽得臉都紅了。我的仁慈的上帝啊,你到底是打算折磨我,還是打算恩賜我呢?
                媽媽挑了一套紅灰格子的套裙給我,上衣是敞開式的,不用扣口子,我便穿在打了領結的小白襯衫外面,裙子是不到膝蓋的短裙。腳上穿上薄薄的兒童短襪。當我自己給我美麗的小腳丫穿上襪子時,我的心都蕩漾在甜蜜和快樂之中。然後媽媽幫我稍稍涂了些唇膏,讓我的嘴唇更加光潤。出門時穿上白色的小公主皮鞋,戴上月黃色扎著大蝴蝶結的草帽。
            讓我享受這一刻的清純和明麗吧。是的,我要對全世界說:我是個真正的小公主。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開始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QQ|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偽娘之家 ( 豫ICP備14004748號-4 ) 防水墻 公備 

            GMT+8, 2019-3-23 18:31 , Processed in 0.109201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z xt4

            © 2014-now wnjia.cn.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幸运pc蛋蛋28开奖软件

              <th id="rnvpz"></th><th id="rnvpz"><meter id="rnvpz"><dfn id="rnvpz"></dfn></meter></th>

                
                

                <track id="rnvpz"></track>

                <th id="rnvpz"><meter id="rnvpz"></meter></th>
                <sub id="rnvpz"><menuitem id="rnvpz"></menuitem></sub>

                        <th id="rnvpz"></th><th id="rnvpz"><meter id="rnvpz"><dfn id="rnvpz"></dfn></meter></th>

                          
                          

                          <track id="rnvpz"></track>

                          <th id="rnvpz"><meter id="rnvpz"></meter></th>
                          <sub id="rnvpz"><menuitem id="rnvpz"></menuitem></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