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rnvpz"></th><th id="rnvpz"><meter id="rnvpz"><dfn id="rnvpz"></dfn></meter></th>

      
      

      <track id="rnvpz"></track>

      <th id="rnvpz"><meter id="rnvpz"></meter></th>
      <sub id="rnvpz"><menuitem id="rnvpz"></menuitem></sub>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伪娘之家

             找回密码
             开始注册
            查看: 24403|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正常变装] 我变成了小LOLI

            [复制链接]

            3772

            主题

            5369

            帖子

            5778

            积分

            荣誉会员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5778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5-7-13 07:57:50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一、舞会

            那是多年前的一个晚上, 一个身着礼服、举止潇洒、彬彬有礼的青年绅士——那就是我,我喜欢称自己是绅士——带着妻子和女儿去参加公司的圣诞舞会。挽着我右?#30452;?#30340;,姿仪优美的,是我25岁的漂亮妻子;在我左手前方几公分处正欣悦地走着的,是我刚满7岁的可爱女儿。这是多麽优秀?#19979;?#30340;幸福家庭啊,大约所有的同事都会羡慕的。我正期待着这个令人兴奋的晚上,我和我的家庭必会成为舞会?#29486;?#32768;眼的明星。可是,奇异的事情竟然就在舞会中发生了。一切都是那麽突然,生活就是这样,给你一些出其不意的变化。你甚至永远不知道下一刻你是兴高采?#19968;?#26159;郁郁寡欢,上帝不管这些,他总是随意地塞给你他觉得别样的命运。难道不是这样吗?
            舞会本来非常顺利,妻子礼节性地接受其他?#35828;?#36339;舞邀请,女儿喝着热果汁看妈妈跳舞,我则在大厅的一角和同事?#32422;?#20182;们的家眷聊天,手中还潇洒地端着一杯葡萄酒。这时,我的目光恰好投射在?#24742;?#25151;间房门半掩的缝隙处。我确信那一刻只有我的角度能够透过房门缝隙,看见里面闪着不寻常的莹光,这光亮大约?#20013;?#20102;十秒左右。
            我很诧异,指着那个房间想说“你们快看。”可是站在我?#24742;?#30340;格?#22336;?#22919;以为我看到了屋里有人,於是微笑着递次说道:“你说房间里有人?那是我们的女儿。?#34180;?#22905;跑去去看那棵据说能实现愿望的许?#29976;?#20102;。伊丽莎,快出来~”
            “实现愿望的许?#29976;鰨俊?#25105;问。
            “是的,老板花了三千美金从一个印第安人手里买来的,其实知道不能实现愿望,但是老板看中这棵树的木料了。你知道,他花钱?#27704;?#36825;样大手大脚。”格林解释道。他在公司里是唯一可以和我竞争的人了,和我一样,也是公司的主管之一。
            这时,一个天使般?#35272;?#30340;小“罗莉塔?#20445;╨oli)从房间里跑出来,镶着蕾丝花边的小公主裙随着她的身姿轻轻飘摆,她裹着白色长统袜的双腿纤修迷人,她走起路来就像是在跳芭蕾舞,时常踮起她穿着白色舞鞋的纤脚。
            “怎麽搞的,?#32844;?#20320;骗人,那根本不是许?#29976;鰨?#25105;许的愿望没有实现。”
            “许了什麽愿望,我的宝贝?”格林太太用爱怜的口吻问。
            她的?#32844;?#21364;打断了问话说道:“来,女儿,这是我的同事丹尼.摩尔先生。”
            她转过头望着我,神采娇美地说:“很高兴认识你,摩尔先生。”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24184;?#20029;莎,对吗?几岁了?”我一边依旧以我充满男性魅力的声音问她,一边想着,上帝真是好偏心,把?#35272;?#30340;姿容都降送给了女孩子。
            “你不知道女孩子的年龄是秘密吗?”她幽默地回答到。
            “她11岁了,说话总是这麽调皮,你见笑了。”她的妈妈格林太太赶忙替她回答。
            “不,她真是个天使”我说,“伊丽莎,你愿意带我去看看那棵树吗?”
            说实话,我心里很好奇刚才的亮光是怎麽回事,想去看看究竟。直到後来我才知道,这光亮是某件神秘的东西对我的引诱。可是当时一切都不可避免。
            “没问题。跟我来吧。”伊丽莎轻快地说。
            我?#24895;窳址?#22919;点头示意去看一下,就跟着伊丽莎走进房间。房间里,写字桌旁,有一棵很大的许?#29976;鰨?#33267;少有7英尺高,很气派。?#21451;?#23376;上看,花三千美元也是不亏的。我当然不相信什麽许愿的鬼话,可是刚才的亮光是怎麽回事呢?正在我准备放弃探寻的时候,伊丽莎对着那棵树闭上眼睛说:“我再许一次好了,?#35013;?#30340;许?#29976;鰨?#22914;果你真的灵验,就让我快些长大,我要去像大人们那样跳舞。我多想去跳舞阿。”她祈求时的样子真美。
            ?#20154;?#30529;开眼,我已经绅士般伸出右手,做出邀请的动作。我要满足这个小女孩心底的愿望。我说:“你现在就是大姑娘了,来跳舞吧,我的小姐。”
            她果然开心的笑了,并?#20234;?#21051;接受了我的邀请。我拉着她的双手教她跳舞,她还不到5英尺高,但我一样可以带着她跳。我们趁着门外的音乐翩翩起舞,她高兴而且双颊微红。於是格?#22336;?#22919;和好几位同事都走进来看我们跳舞。小伊丽莎咯咯地笑着,舞随着音乐而越跳越快,我们几乎是双手拉着双手在转圈。我们转啊转啊,连我都快乐地笑出来。
            就在这时,奇异的令你无法想象的事情发生了,随着手拉手转圈越来越快,忽然间,我的双臂仿穿过两股电流,并且直达脑部,这刺激是如?#21496;?#28872;而迅速,使我一下就失去了知觉,瞬间休克了。当时事情发生的实在太不可?#23478;椋?#22826;迅捷了,我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麽……
            当我再次醒过来时,我隐约听到有人在周围不停地呼唤着“伊丽莎?#34180;?#25105;朦胧地睁开眼睛,看到的是格?#22336;?#22919;神情关切的面?#21360;!?#20234;丽莎,宝贝儿,你没事吧。谢天谢地,她醒来了。”
            我那时一开始还没有完全恢复神志,以为她们不是在叫我,但当我清楚地确定他们是在对我说话时,我完全惊呆了。

            二、
            我眨了眨眼睛,眼前的一切更清晰了。格?#22336;?#22919;站在我?#21592;擼?#26684;林太太正用?#25351;?#25720;我的额头。我从惊异中醒转过来,想要拨开她的手,因为她怎麽能这样对我,而?#19994;?#30528;她的丈夫的面?可是我发现我根本没有力气动弹,四肢的神经都处在酸麻?#21050;?#20013;,?#36335;?#34880;液尚不流通的麻木。
            “怎麽…回事…”我用虚弱的口气说道,我耳朵里听到的是伊丽莎的声音。是谁在说话?我的话语怎麽会是伊丽莎的声音?
            “没事,我的宝贝,没事。”格林太太眼中含泪地对我说道,?#20250;?#25242;摸着我的脸颊。我的天?#27169;?#24590;麽会这样?格林也在慈蔼地看着我,我是在做梦吗?这完全不象是梦啊。
            这时,医生来到了。他是个老医生,什麽话也不说,很沉着,只是将听诊器从我的领口塞进去,按在我的左上胸。不!一种助听诊器的冰凉和医生的按压,我能够感觉到我胸部的异样,怎麽会那麽柔软?这到?#36164;?#24590;麽回事,我究竟怎麽了?我不会变成伊丽莎了吧?这时我鼓起勇气,用眼睛向前下方看我的身体。
            “啊!~~~”我以伊丽莎的少女嗓音尖叫了一声。我差点晕过去。这穿着公主裙躺在沙发上的身体,?#32422;?#21548;诊器按压下柔软的感觉,还有那尖叫的嗓音,让我吃惊不小,但也终?#24230;?#25105;明白了事情是怎麽一回事。是的,我想我是被变成了伊丽莎——一个11岁的少女。我惊愕地闭上眼,喘着气,天?#27169;?#25105;连呼吸都是女孩子的?#22797;?#20102;。
            格?#22336;?#22919;赶忙用话语?#21442;?#30528;我。
            “不用担心,”医生镇定地?#24895;窳址?#22919;说,“症状上看像是轻微中电,人没有什麽危?#30504;?#20241;息一下就好了。另一个病人呢?”
            我缓缓睁开眼,看到格林带着医生走到?#24742;?#30340;沙发旁,我这才看到我自己的身体,正躺在那里昏迷不醒。我的妻子搂着女儿站在?#21592;擼?#37117;在不住地哭泣。我看到医生检查完我的身体,又听他说“需要送到医院去,他没有生命危?#30504;?#20294;短时间还醒不过来?#34180;H会幔?#25105;就看到格林和那些同事们帮忙抬着我那昏迷的身体出去了。天?#27169;?#37027;时我的感觉别提多可怕了,那是无法形容的感觉。
            格林太太始终没有离开我半步,卧室里只剩下我们两人。她抚摸着我的脸颊,不时爱怜地拨弄着我耳边的头发。这样的温柔爱抚让我内心很快获得了一些平?#30149;?br /> 平静是很有好处的,只有这样,人才能运用思维去思?#24049;?#35299;决问题。我於是开始想,我该怎麽办。我在想还好我是男人,懂得最大限度地运用理性。可是另一种从未有过的情感在阻止着我的思考,我?#36335;?#35273;得我需要享受眼前的爱抚,?#36335;?#35273;得这一刻越?#36855;?#22909;,格林太太真的让我想起我妈妈年轻时,照顾生病的我,所带的那种温柔的神态。
            这样的声音在不停的扣?#39318;?#25105;的大脑。?#21069;ⅲ?#35201;怎麽办?告诉他们,他们会说我疯了,就像电影里演的那样。他们会把我交给心理医生。不,我不能告诉他们。伊丽莎一定是进入我的身体了,但是她可能比我适应?#24895;?#24046;,所以还没有醒来。难道真的是许?#29976;?#24110;助她实现了愿望吗?她变成了我,也就实现长大的愿望了,可是这算什麽长大呢?我?#37027;?#30475;了一眼那棵圣诞树,它还是静立在那里,没有异样。这一切究竟是怎麽回事?
            “宝贝儿,现在能坐起来吗,要不要试试看?”格林太太问我。
            如果让人知道我变成了一个小姑娘,我还怎麽去见人呢?不行,不到万不得已,我绝不能说出来。
            格林太太扶我缓缓地坐起来,或者说,扶她女儿的身体坐起来。柔和的灯光下,我的心再一次激动得扑扑直跳。因为我无法相信我所看到的事实——我的身体如此娇小迷人,半个长沙发就足以放下我的双腿。特别是纤?#35828;?#21452;脚被袜子所裹笼,如两只羞拙的小蹄。我不禁让它们轻轻地互相摩擦了两下。啊~我的心在颤抖!天?#27169;?#25105;的脚居然是穿着丝袜的少女的小足!不,我真的变成了一个少女,一个11岁正?#30331;?#26149;期的少女,也是能令无数男人着迷的loli少女!可是不,不行,我不能再任由这盛满邪念的酒杯继续摇晃下去,不能。因为这是伊丽莎的身体,我不能?#36816;?#24819;入非非,我没有权利这样。我於是闭上眼睛,默念着圣经中地箴言,让已然有些狂乱的心再次淡定下来。脑中也打定一个主意:不露声色、保持自我,?#20250;?#23613;快找?#25509;?#20234;丽莎换回身体的方法。这是现在唯一能做的了。
            格林太太在?#21592;?#35273;得很奇怪,女儿为何盯着自己的身体发呆,?#20250;嵊直?#19978;眼睛默念着什麽。
            “宝贝,你怎麽了?我的小公主,来,,让妈妈抱一抱…”
            我的小公主??上帝啊,对一个27岁的男人叫小公主?这令我的自尊有些反感,我怎麽能够忍受?可是这又的确是伊丽沙的身体啊,她自然可以这样动听地叫我,天?#27169;?#25105;不会喜欢她这样叫我吧,千万不能,千万不能啊…
            可是容不得我多想,格林太太已经用右手托住我的後?#24120;?#24038;?#25351;?#30528;我头发——确切的说,是伊丽莎的头发——将我搂紧在她的温柔的母?#25345;小H会?#19968;边继续抚摸着我,一边用嘴?#35282;?#21563;着我的头顶。
            女?#35828;?#37221;香和女体的温暖包围着我的小?#24120;?#25105;的右脸颊蹭在格林太太丰满的胸部上,而她丝毫没有介意。路?#23039;浚?#25105;的妻子,你要原谅我所做的这些事…
            格林太太的怀抱真温暖啊,我现在虽然是假装她的女儿,可是蹭着她的胸部,却还是?#25104;?#26377;些泛红,这个我可?#24895;?#35273;得到;格林太太的抚摸也是那麽充满怜爱,那是在抚摸她生命中最珍贵的珍宝。
            她坐在沙发上抱着我,吻着我、抚摸着我。我心中的感受是多麽复杂啊。我有妻子,路?#23039;?#22914;果知道,我们的爱情还怎麽继续,可是她看到也不会怎样,我现在是伊丽莎,不是吗?是伊丽莎在享受着妈妈的爱抚。天?#27169;?#25105;在想些什麽呢?
            温柔的手融化着我。而且她非常的漂亮,并且把这?#21046;?#20142;遗传给了我——我是说伊丽莎。
            “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她说,“刚才真的吓死我了,宝贝,小心肝儿…”她捧着我的?#24120;?#24320;心地说着,眼睛里似乎又渗出喜悦的泪光来。女人都是这麽感情脆弱吗?我?#39318;?#24049;。不知道。

            我的四肢?#23478;?#24674;复了自如的运展,於是我便蜷收起裹着?#23039;?#34972;的双腿,跪立在沙发上面,让娇小的屁股很自然地翘在公主裙的裙摆下,看着格林太太,并伸出双手向她示意再抱我一次。我是在?#32842;?#30528;伊丽莎的样子来做的,不知道做得怎样。但愿她不会发现什麽不同。想起来,这真不可?#23478;椋?#25105;竟然穿着公主裙和儿童袜跪在沙发上,去学幼女撒娇求宠的姿态。哦!不,天哪~~我的身体现在确实是一个幼女啊。

            三、闺房
            不管怎样,事情总算是顺利地平息下来。?#20142;?#33678;依旧昏迷在那个原本属於我的男人躯体内,躺在医院里。我不敢想象她醒来会是怎样,她只是个11岁的小女孩儿,怎麽能镇静地面对变成27岁男士的现实?我但愿她在身体交换回来之前都不要醒来,但是我?#21046;?#30460;她醒来,只要她平静地接受这一切就好。因为我需要她的帮助,世界上我只有在她面前,不用隐瞒这件丢?#35828;?#20107;情,我们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了,希望我的比喻还算恰当~
            医生说他仅只有一成的可能苏醒过来。我的妻子在医院照顾他——那难道不是我的身体吗?#20811;?#20102;,现在只有走一步看一步,等找?#20132;?#20250;就去医院看看睡在我体内的伊丽莎。
            格林陪着我的妻子、女儿去了医院。格林太太则带着我坐计?#22363;?#22238;家。我用我那只比原来缩小了一倍的右手,握住格林太太的左手,走上计?#22363;怠?#31359;过舞会大厅的那一段路多麽漫长,所有的同事都在问我好些没有,我由於心虚,不抬头看他们,这反而正好让我无意中把握住了小伊丽莎羞涩而又带些骄傲的特别气质。这些人在想什麽我很清楚,?#28909;?#25105;的?#26179;?#32769;板,看上去是想慈爱地拍抚我,?#23548;?#19978;却是想用手轻拍我的小臀。我机敏的闪开他的手。可是我非常累,连表现生气的劲头也拿不出来了。哼,要是在原来,我就给你一拳。哦~我真是?#20498;希?#21407;来的身体,怎麽会?#24187;?#21602;?想到这里,我?#37027;?#24494;笑了一下。啊,小伊丽莎的微笑是多麽可爱啊,现在就挂在我的?#25104;稀?#24819;到这里,心中涟漪阵阵。见鬼,我在想些什麽啊。
            不可避免的新鲜感,让我产生了一种愉悦。纵然我拼命抵制,但还是不知不觉中被初当少女的新奇体验所诱惑。
            计?#22363;?#19978;,格林太太始终搂着我,说:“睡吧,宝贝,睡一会吧。”
            啊,为什麽她的话语那麽有魔力,似乎能?#27426;?#25105;催眠一样,使我沉醉在温柔的笼罩下。我?#34174;?#22312;她的怀里,渐渐没有了淫思歪想,而只觉的温情脉脉如和煦春风,将我的身心围绕。那一刻,我忘记了我是谁,忘记了我的妻子和女儿。我难道不是伊丽莎吗?难道我不是正在妈妈怀里猫?#35013;?#20558;卧着的小女儿吗?
            我眼光朦胧、睡眼迷离,彻底?#20004;?#22312;格林太太的疼爱下。我不由得把右手食指放在唇间,那是个很loli的动作。我忽然想到我的整个娇嫩的身体,都是这个抱着我的女人在她的腹中孕育而成的。我再?#21442;?#27861;抗拒那个早在刚才就产生过的念头,我?#30475;?#30528;吐了一口香气,?#20250;?#24494;启芳唇,用最感恩、最清莹的少女之音轻轻叫道:“妈妈……”
            到家了,下车时我揉揉惺忪的眼睛,一只?#21482;?#25569;着妈妈的手不忍分开。妈妈,你可知道,是你的温柔将我融化成你的女儿的。我的内心在无助地提醒着自己,丹尼,不能这样,不能这样。
            ?#24895;?#26519;的家,我很?#21543;?#25105;?#29992;?#26377;来过,但我必须装作很熟悉,好像我就是在这里长大的。我凭?#26412;?#36208;向一间房间,没错,那就是我的卧室,我的?#26412;?#20160;麽时候变得这麽好了。
            “我的宝贝,今晚还要喝一杯柠檬水吗?”妈妈在我房门口问道,她的声音同样娇美好听。  
              “好的,妈妈。”我说。
            好的,妈妈??这四个字在我的耳边回响着,这清脆的女童嗓音居然就是我发出的。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了,这里就是伊丽莎的少女闺房。她的床是普通的原色漆木小床,罩着缀有花朵和蒲公英的粉色床罩,床的上方是有篷顶的,垂着各?#33267;?#38107;、布偶,很女孩子味儿。我坐在床上,看到房间布置得简洁而?#32456;?#26174;随意性。天蓝色的?#22870;?#19978;只有不超过三件的装饰品,其中床?#24742;?#25346;着影星梅格瑞安的签名黑白?#30504;?#26174;然被小伊丽莎当作珍品“供奉”着。下面是一排儿童矮柜,上面推放着数量可观的各种布娃娃,你准会以为这房间的主人下午刚刚去?#21767;?#20102;玩偶商店~。矮柜?#21592;?#26159;相?#24895;?#19968;些的书柜,书本摆放得非常整齐。床的右?#30452;擼?#27604;邻落地窗放着一套写字桌?#21361;?#37117;是原色漆木。桌?#21592;?#21017;放着小矮圆桌、彩色圆?#21097;?#26700;上散放着一些?#26102;?#21644;可爱的图鸦。在?#21592;嚦看?#26159;可以旋转的小圆柜。床左?#30452;?#20020;墙放着一排衣柜,也是原色。衣柜与床之间的地板上,铺放着一块粉白相间缀有红色花朵的方毯子,上面摆放着一篮糖果?#22270;?#26412;儿童杂志。床头左侧放着梳妆台,也很孩子气。
            梳妆台?我不由地站起身,心跳扑?#35828;?#24555;起来。要知道,仅仅走动时的细腰拂柳、裙摆轻颤,都足以令我无法呼吸,更?#24944;?#31449;在镜子前面端详着整个身体呢??#35013;?#30340;朋友们,我要告诉你们的是,?#20248;员?#35266;看?#35272;?#30340;女孩子所获得的快乐,是远远比不上当你自己变成女孩子站在镜子前的。借着台灯的光亮,我看到了镜中的自己。天?#27169;?#36825;真的是真的吗?我站太美了。
            因此,我也太美了。我用睫毛长长的晶莹的眼睛注视着我的身体、我的脸。纤修的腿,收紧的腰,微耸的胸部,光莹的肤泽…啊,我还是个孩子,一个11岁的女孩子,拥有最傲?#35828;?#20185;姿和最纯洁的年龄。事实上,紧身裙和长袜的裹束?#32422;?#25104;年男人们的目光,都时刻在对我提醒着这些,?#27426;?#24403;我进行自我欣赏的时候,一切才变得更加如梦似幻,更加令人无法相信。
            当我看到我晶莹秀丽的童?#30504;?#29305;别是不点而朱的少女红唇时,我不禁伸手去轻轻感觉它。这都是我的,我对自己说,这些居?#27426;?#26159;我的。我用手摩挲着嘴唇,陶醉在自己的?#35272;鮒小?#32780;我的内心深处此时仍然在呼唤着,大声呼唤着:快停止,快停止这种不正常的欣赏吧,你的身体还在等你。可是我听不到,我的耳朵似乎也不想?#36816;?#20570;出?#20174;Α?br /> 我不住地?#30475;?#30528;气,右手从唇上缓缓?#33889;?#33151;部。我的两脚现在没有鞋子,由於整晚?#35805;?#35065;着,纵然袜质很薄,也已经微微有点湿意。我於是并紧腿,把它们再次凑近,让它们相互蹭了又蹭。我喘息地越来越?#36125;伲?#25105;纤小的右手就要到达我柔嫩的腿部肌肤了。
            “柠檬水好了,?#35013;?#30340;伊丽莎。我可以进来吗?”
            “噢,请进~…妈妈…”我这次的“妈妈”两个字说得很轻。并不是因为不喜欢叫,而是因为我开始为自己不是她女儿而感到失望。
            这一晚,妈妈几乎一直陪在我身边,直到我睡觉为止。我又站起来,完完全全是一个小幼女的情态,让站在床边的妈妈帮我解裙子。说也奇怪,妈妈在的时候,我心里那种可爱女儿的感觉会更强烈,自我歪邪的念头反倒很少。我想我正开始喜欢上妈妈的温柔和无微不至的照料,这一点我不得不承认。
            四、早晨 及第一次快感体验
            加里.格林?#21491;?#38498;回来的非常晚。所以在妈妈精心的照顾下?#21442;?#20837;睡的我,是听不见他进来的。但愿他昨晚没有在我额头上留下一个吻什麽的。
            伊丽莎卧室的早晨,好?#26408;?#21834;,?#35013;?#33394;的撒花?#20658;?#24050;经被妈妈拉开了。多好的早晨啊!和我往常忙碌的早晨不一样,因为在家时,我要很早起来,开车送妻子上班,送女儿去上学。天?#27169;?#37027;些似乎就在眼前,现在想来?#20174;?#22909;像已经?#21320;?#36828;去。我像是到了另一个世界里。
            可是格林却敲门说:“伊丽莎,我的孩子,你好吗?昨晚我回来的晚,你妈妈说你睡得很好。”
            谁是你的孩子??我真想甩给他这句话,?#20852;?#24403;场气倒。在公司里他得叫我“丹尼老弟?#34180;?br /> “是的,我很好~”我回答道。我深信自己一定是个演技派的高手。
            “你昨晚不舒服,再睡一会吧,或者起来吃饭也行,你妈妈已经做好饭了。”他隔着门说着。
            “好的。”
            他走了,这个家伙也把我当作他的女儿,上帝啊,他们怎麽会知道自己的女儿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我的躯体内。另外,我是不是该?#24895;?#26519;来点恶作剧?哦~~这个可笑的竞争对手加里.格林~。他在公司里和我比,常常是处於下风。可是今天我怎麽面对他?以他女儿的身形出现他面前?当然,眼前更令我无法处理的是,我该怎样面对自己双眼的审视?我掀开被子脱下睡衣就可以看到小伊丽莎的全部身体,现在也是我的身体。啊~当小伊丽莎真好!除了要面?#24895;?#26519;以外,其余的生活我看都是?#24184;?#33258;在,温情荡漾。
            ?#27426;?#30495;正的事实是,我需要面对一件又一件我无法预料到的棘手的事情。我伸了懒腰坐起来,就发现我此刻非常需要到洗手间去。昨晚大?#20960;站?#21382;了换体的?#20498;剩?#25152;以一直没有这?#25351;?#35273;。朋友们,你们想象不到,我是怎样坐在被子里,小脸红得像是快烤熟的?#36824;?#25105;花了整整5分?#27704;纯?#21046;我的心跳和呼吸,?#20250;?#30524;睛直视着前方,我的小伊丽莎,原谅我吧~…
            我小心翼翼地打开房门,一点点挪着步子。
            ?#29677;耍?#25105;的小公主,你起来了?早饭已经好了。”格林嘴里嚼着面包在说?#21834;?#20063;许在小伊莎眼里,她的父?#36164;?#20010;什麽伟大的人物,给她以无限的父爱。但在我看来,他只是个嘴里嚼着面包的胖子,没有创造力的中庸主义者。
            ?#29677;耍?#26089;安,格林先生。”我是不会?#20852;职?#30340;。
            “早安~,我的公主殿下。”他反而看上去更加高兴了。真见鬼,当伊丽莎?#20852;?#26684;林先生而不?#21069;职鄭?#20182;会更加快乐。我没有工夫再说话了。因为我需要马上去使用卫生间。我该怎麽办,看来我只有亵渎这圣童般的身体了,小伊丽莎,对不起。我没有工夫紧张?#22270;?#21160;,因为任何人在这种时候,都无暇多想。我锁上洗手间的门,学着女孩子的样子坐在马?#21543;稀?br /> 啊~~~啊~~~天?#27169;?#25105;本能地轻轻呻吟了两声,好奇怪的感觉啊,我的脸完全红了。当我完成之後,我觉得就象是结束一次艰
            。而且那不是别?#35828;模?#26159;我的纯洁玉体。洗手间里的自窥和爱抚对我的影响太大了,我几乎无法再不承认我的?#21592;稹?#29978;至於我的很多想法都有些不一样了。?#28909;?#25105;对桌上油腻的肉食有了本能的反感,而以前我称自己是肉食动物。
            妈妈於是到我的房间帮我打扮。她喜欢这样,把女儿当成洋娃娃打扮。我乐得享受。这难道不是一种享受吗?
            妈妈帮我脱掉睡衣之後,我再次在镜中看到我自己的娇嫩玉体,多麽完美的少女的肢体,我甚至不忍心用手去触碰任?#25105;?#22788;皮肤,生怕?#33529;?#36825;橄榄油般光滑的肤泽。淡黄色带小白蝴蝶结的儿童内裤和白色的小背心就是我的内衣了。
            “伊丽莎,我小宝贝,你真的又长大了。”妈妈说。
            我还?#24187;靼姿甘?#40637;,就听见她又说道:“你现在可以穿小胸罩了,我的宝贝,妈妈明天就去帮你买。”
            我听得脸?#24049;?#20102;。我的仁慈的上帝啊,你到?#36164;?#25171;算折磨我,还是打算恩赐我呢?
                妈妈挑了一套红灰格子的套裙给我,上衣是敞开式的,不用扣口子,我便穿在打了领结的小白衬衫外面,裙子是不到膝盖的短裙。脚上穿上薄薄的儿童短袜。当我自己给我?#35272;?#30340;小脚丫穿上袜子时,我的心都荡漾在甜蜜和快乐之?#23567;H会?#22920;妈帮我稍稍涂了些唇膏,让我的嘴唇更加光润。出门时穿上白色的小公主皮鞋,戴上月黄色扎着大蝴蝶结的草?#34180;?br /> 让我享受这一刻的清纯和明丽吧。是的,我要对全世界说:我是个真正的小公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21482;?#29256;|小黑屋|伪娘之家 ( 豫ICP备14004748号-4 ) 防水墙 公备 

            GMT+8, 2019-5-21 22:58 , Processed in 0.09360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z xt4

            © 2014-now wnjia.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幸运pc蛋蛋28开奖软件

              <th id="rnvpz"></th><th id="rnvpz"><meter id="rnvpz"><dfn id="rnvpz"></dfn></meter></th>

                
                

                <track id="rnvpz"></track>

                <th id="rnvpz"><meter id="rnvpz"></meter></th>
                <sub id="rnvpz"><menuitem id="rnvpz"></menuitem></sub>

                        <th id="rnvpz"></th><th id="rnvpz"><meter id="rnvpz"><dfn id="rnvpz"></dfn></meter></th>

                          
                          

                          <track id="rnvpz"></track>

                          <th id="rnvpz"><meter id="rnvpz"></meter></th>
                          <sub id="rnvpz"><menuitem id="rnvpz"></menuitem></sub>